新闻检索:
网站首页 | 协会章程 | 港口简介 | 计划总结 | 新闻动态 | 协会信息 | 政策法规 | 调查研究 | 正在办理 | 在线咨询 |
 
热门新闻
 
 
揭秘上海港空箱调运中心
新闻来源:来源:中国水运网  发布时间:2022/12/5 14:38:00

今年9月,上海港东北亚空箱调运中心(简称“空箱调运中心”)正式启用。

回溯去年8月10日,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港集团”)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理委员会共同举行了空箱调运中心的签约暨揭牌仪式。彼时建设空箱调运中心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港航企业间的互联互通和共建共享,解决因进出口箱量不平衡导致的季节性缺箱问题。

今时今日,航运市场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空箱调运中心的功能定位,是否会随之改变?

对此,上港集团生产业务部总经理助理陈炜解释:“空箱调运中心的成立,并不完全针对当时的市场情况,而是朝着更长远的方向谋划和设定的。”

高效调节 稳定空箱周转

“空箱调运中心成立时,市场上确实处于‘一箱难求’的状态,同时空箱供应也较为紧张,但这只是空箱调运中心成立的原因之一。”陈炜说。

上海港地处我国东南沿海,位于长江出海口附近,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拥有全国最大的集装箱深水港区,是国内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的港口。

近年来,上港集团围绕国际航运中心战略,利用航运要素聚集,航运功能丰富等优势,建设东北亚空箱调运中心。目前,越来越多的集装箱从上海港运往世界各地,从各地运回上海港的空箱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这两年的航运市场格局,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有所改变。疫情初期,海外制造业的低迷,使得国内工厂外贸订单量不断增长。与此同时,空箱需求大增,导致2020—2021年集装箱运输市场出现“一箱难求”的阶段性空箱紧缺情况。

集装箱空箱短缺,会造成空箱供给不足问题,影响市场供应;当市场需求减弱,又会产生空箱供给过度,占用港口堆场空间的问题。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定向好,对外贸易逐年增强,出口集装箱箱量也随之增长,需要回流的空箱越来越多,回流的空箱需要更多的码头堆场能力承接,港口堆场压力也逐年加大。”陈炜说。

随着空箱数量的持续增加,如何将空箱尽快调运,成了港口的又一大难题。为此,上港集团考虑对港口堆存能力进行扩充,并在洋山保税区建设空箱堆场,以应对季节性集装箱供需不平衡问题。

据介绍,目前,空箱调运中心堆场占地面积达45万平方米,具备年吞吐量300万TEU能力,上海港整体的空箱调运作业大幅提升。以往上海港面临的季节性集装箱供需不平衡问题,随着空箱中心建成得到解决,港口空箱堆存能力也得到大幅度提升。

这也在今年我国的集装箱出口市场表现得以体现。事实证明,去年夏季的“一箱难求”情况,在今年同期获得了有效缓解。空箱调运效率的进一步提升,也对平抑集装箱出口运价大幅波动,发挥了一定作用。

按照传统思路,港口方面都是在堆场建设好之后,再与船公司协商,并采用集装箱调运的政策和费率优惠,吸引船公司挂靠港口。

陈炜介绍,上海港希望打破一成不变的合作思路,实现港航双赢。因此,上海港不仅设立了空箱调运中心,还与地中海航运、达飞等班轮巨头合作,在空箱调运方面与航运公司结成利益共同体,采用创新思路进一步扩展港航生态圈,港航共同策划空箱调运、空箱周转基地、修箱中心,以及区块链技术的深化合作。

在空箱调运业务运营上,上海港除了与航运公司合作之外,还拓展了集装箱运营管理产业上下游等一系列广域合作。

此外,“调运”和“中心”两方面的功能,将是空箱调运中心在整个东北亚地区突出发展的重点。“调运”,意味着将相关业务深入到长三角和长江经济带,辐射国内沿海甚至东北亚的一些区域。“中心”,预示着覆盖整个东北亚区域,成为区域化的集装箱周转基地。

空箱调运中心的持续运营,也会对上海港航运要素的集聚、航运资源的配置能力、航线的设置起到叠加作用。目前,洋山港区空箱占比达到整个上海港空箱结构的6成以上,在场空箱在战略上与外高桥港区相比,具有一些差异。

基于此,2021年,上海港全年集装箱吞吐量突破4700万TEU,同比增长8%。其中洋山港区的吞吐量达到2281.3万TEU,同比实现两位数百分比增长,为上海港连续12年保持世界集装箱吞吐量第一作出重要贡献。

“空箱调运中心在洋山建成以后,对上海港整体集装箱业务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吸引了更多航运公司在洋山港区的集聚。”陈炜介绍说。

强化业务 提升上港服务

除了集装箱进出口吞吐量的提升之外,我国从南到北的沿海港口,长三角区域及长江腹地,也通能过空箱调运中心的“调运”职能,获得集装箱资源配置和周转效率的提升。

“空箱调运中心的建设,增强了上海港航运中心功能地位,提升了上海港整体运营能力,同时也带动了长三角及长江经济带腹地市场区域内沿海、长江及内河港口的空箱资源配置能力的提升。”陈炜表示。

空箱调运中心尤其为上海港拓展水水中转业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作用。据了解,水水中转业务不仅能降低内陆企业物流成本,还符合我国航运业节能、环保的发展趋势,更能够发挥联动优势,推动港航业务发展。但水水中转业务,相比传统的集卡到上海港周边堆场提空,再到工厂装箱送至上海港这一过程,耗时较长,也需要更多的空箱进行调配。

为此,上港集团依托空箱调运中心及区块链平台优势,加强与航运公司在物流路径上的深化合作,在长江、沿海及内河港口充分布局,不断丰富和完善上海集疏运体系建设,率先在太仓、芜湖设立上海港东北亚空箱调运中心太仓港分中心和芜湖港分中心,吸引更多外贸出口企业对接上海港ICT(内陆集装箱码头)业务模式,为空箱调运至长三角及长江经济带腹地市场区域内沿海、长江及内河港口提供水路、公路、铁路等多种路径。

此外,上海港还将进一步实现业务的延伸和拓展,如在数字科技应用方面,将结合区块链技术,进一步实现空箱数据平台化,利用信息化手段实现数据赋能。

据陈炜透露,上海港目前在谋划空箱调运整体平台建设。未来,该平台会涵盖上海港空箱进出流向、动态,根据重点货物、出货地、物流节点等数据,逐一匹配分析,从而为航运公司进一步优化航线的布局和规划提供便利,共同促进港航生态圈的良性发展。

“空箱调运中心只是上海港空箱调运整体平台建设过程的其中一步,上海港不仅要关注港口作业能力的提升,还要更多考虑信息系统整体建设问题。作为国际航运中心,我们希望能够发挥好主力军作用,引领行业发展。”陈炜说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  维护单位:南京港口协会   沪ICP备05056019号  沪公网安备31022102000114号   管理